【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静】韩联社20日报道称,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会在当天公布的统计厅数据分析结果显示,今年5月韩国“经济痛苦指数”为8.4,为2001年

【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静】韩联社20日报道称,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会在当天公布的统计厅数据分析结果显示,今年5月韩国“经济痛苦指数”为8.4,为2001年
【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静】韩联社20日报道称,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会在当天公布的统计厅数据分析结果显示,今年5月韩国“经济痛苦指数”为8.4,为2001年5月(9.0)以来的最高纪录。“经济痛苦指数”是指民众体感经济困难程度,为消费者物价上涨率与失业率之和。经济不景气,加上韩国股市、虚拟货币等接连大跌,频繁“被割韭菜”的韩国平民阶层,感受到生活的沉重负担。韩国《亚洲经济》20日报道称,自新冠防疫政策放宽以来,韩国就业市场有所改善,5月失业率为3.0%,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值。但当月韩国消费者物价上涨率为5.4%,为2008年8月(5.6%)以来的最高涨幅。今年以来,韩国主要生活必需品价格大幅上涨,选择价格低廉的便利店便当的上班族逐渐增加。连锁便利店CU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5月购买便利店便当的人群中,75.2%为20岁至30多岁青年群体。与此同时,油价的持续上涨进一步加重民众生活负担,“舍近求远”选择去价格低廉的加油站加油的车主增加,放弃开车选择公共交通的上班族也不在少数。此外,最近韩国股市大跌也让韩国投资者焦虑。韩联社20日称,韩国综合股价指数(KOSPI)和创业板指数(KOSDAQ)当天双双大幅下跌,刷新年度最低点。分析认为,有价证券市场外资净减持6653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34.4亿元),导致股价下跌。此外,在美联储近期激进加息75个基点后,市场对经济衰退担忧加剧,导致全球股市全线重挫。股市下跌也让很多韩国投资者心理出现疾病。韩国《中央日报》20日报道称,该国32岁的上班族许某最近找到精神健康医生进行咨询,韩国股市接连暴跌,他的投资已经损失1000万韩元。他表示,自己都是选择大盘股和虚拟货币等“稳定性好的投资项目”,但随着股市和虚拟货币暴跌,自己的心情每天都像过山车一样。类似许某这样的情况在韩国年轻投资者中并不少见,不少人患上忧郁症、失眠症等。首尔中路区一家精神健康医院近日表示,最近因为股市等投资而影响正常生活的咨询问诊比平常多了一倍,很多都是年轻人。责编:张青津